叶攻党,是个叶吹。我有一群最棒的情敌!

【Be your love/双叶年上】由一枚玉佩引发的……

 @叶修2018生贺策划 

关键词:歪楼、初秋、梦蝶

字数:5421字

有平行世界(?)双叶出没


    自苏黎世回国后,叶修便在体育总局挂了职,自此彻底常驻在了B市。阔别多年终于归家,叶秋如今黏他黏得紧,刚巧叶修工作的地方和叶秋的公司在同一片城区,便盛情邀请哥哥和自己一起住。

    叶秋本以为又要死缠烂打……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许久才能如愿以偿,没想到叶修答应地很是爽快,当天就拉着自己的小行李箱搬了过去。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叶氏公司的员工们见到了一个前所未有好说话的老板。从前的工作狂叶秋现在别说是加班,能坚持不早退已经是忍耐力的极大体现。

    转眼到了周末,叶秋兴致高昂地拖上叶修出门散步,两人边斗嘴边无目的地走,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古玩市场。


    这条古玩街人声鼎沸,唯独一个不起眼的小摊无人问津,叶秋走过去一看——原来这里的摊主面前只摆了寥寥几样东西,又都灰扑扑的卖相不佳,唯一比较亮眼的是枚通体雪白的玉佩,上面镂刻着浅淡的花纹,隐约像是蝴蝶纹路。

    观其造型和花纹都不是常见的式样,叶秋不由奇道:“这玉……是什么来历?”

    “没什么了不起的来头,”老者慢吞吞道,“玉名‘梦蝶’。”

    叶秋:“……所以?”就这两个字就没了?

    “也许跟庄周梦蝶的典故有些关系吧,我也不清楚。”说完对方眼皮半阖,俨然一副爱买不买请随意的姿态。

    叶秋简直被这如此清纯不做作的卖家震惊了,一时半会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一路上都兴致缺缺的叶修闻声倒是向这边多看了几眼。

    没有错过自家哥哥眼中些微的好奇心,叶秋当下动作比思维还快,清醒过来后已经付完钱拎着东西回程了,他顿了顿,索性将包裹塞到叶修手里:“喏,送你了。”

    叶修很莫名:“我又不懂欣赏,要这也没用啊。”

    “额……”老实说叶秋这会儿也有些后悔,觉得刚才的自己怕是被鬼迷了心窍,只好强行扯淡,“压枕头底下辟邪好了。”

    于是当晚,叶修睡前便真的随手将玉塞进了枕头缝。

    这时的兄弟俩完全不知道这枚小小的玉佩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惊喜”。


    ——壹——


    叶修睁开眼,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发愣,不由开始了我是谁我在哪的哲学思考。

    一道黑色身影毫无征兆出现在面前,声音平板道:“驿站传来消息,逍遥王明日归京。”

    “朕知道了,退下吧。”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

    是在做梦?

    叶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况,五感非常真实,周围的摆设也太过细致清晰,并没有惯常做梦时的虚假感觉。

    那么是沐橙偶尔提过几次的穿越?

    也不像,虽然他能隐约获知一些原主的信息,这具身体的一举一动却并不由他的意志所操纵。

    总之还是先摸清情况再说吧,叶修沉下心来整合自己能感知的记忆。

    巧合的是,之前说到的逍遥王也叫叶秋,并且同样跟皇帝叶修是一卵同胞的兄弟。

    在皇家双生子常被视为不详,所幸他俩运气好,没在甫一出生就被判死刑,之后也顺顺利利地长大,立储、封王。

    然而为了避嫌,叶秋在宫里局势稳定后就自觉离开了京城,当然,逢年过节也会光明正大回京探望自家哥哥,不过总体来说还是聚少离多。

    在这里他们的身份像是掉了个,叶修肩负起了社稷重任,倒是叶秋在江湖上四处游历逍遥自在。


    转眼到了第二日傍晚,皇帝远远挥退众人独步走向凉亭,那里坐着他早已等候多时的胞弟。

    “最近怎么样?”惯例询问。

    叶秋递上泡好的茶水,语气隐约透着得意:“我现在也是有名有姓的大侠了。”

    “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如今的江湖水准也太差了吧。”怀疑的眼神。

    “要真和你当年一样高手如过江之鲫可不见得是好事,”叶秋说到这个就怨念满满,“堂堂太子逃宫去闯江湖很光彩?害得我战战兢兢冒充了你三年!”

    “你该感谢我记得戴了面具。”被揭黑历史的皇帝很淡定,还不忘继续打击战五渣弟弟,“幸好幸好,否则我英明难保啊。”

    这场景太熟悉了,叶修看着对方炸毛的样子笑得很没同情心,没想到这里的他也离家出走过,仔细想来又似乎是意料之中,顿时让他的代入感强了不少。

    闲扯了一会后,皇帝突然道:“昭儿快能独当一面了,再过两年我就退休。”

    这话要是被别人听了去怕是又得掀起一阵浪涛。

    新皇哪都好,就是始终不肯纳后宫开支散叶,朝堂上为了这个可没少掰扯。然而叶修在哪都不是能被外人左右的性子,被念烦了一道圣旨下去,宗室某个孩子被过继了来,直接立为太子。总归也是正宗的叶家血脉,谁也不想见识到真惹怒皇帝的后果,时间长了也没人再自讨没趣。

    叶修得知自己后宫空悬时莫名松了口气,以他当下这奇怪的附身状态,万一真赶上了翻牌子去某个妃嫔那过夜……想想就尴尬。


    待两人聊完天用完晚饭,便听叶秋提议今晚抵足而眠联络感情,叶修对此习以为常,因此忽略了对方略有些奇异的语气,只将内心一闪而过的诡异预感归咎于错觉。

    起初很正常,然而一回到寝宫内皇帝就拉住了胞弟的手,叶秋耳根微红,却只是顺势靠了过去。叶修眼睁睁看着他的脸在视线中不断放大,接着唇上便传来微热触感。

    “……?”

    叶修生平头一次体验到了大脑完全空白的感受。

    可惜身体的行动却不会因此而停滞,两个人边吻边纠纠缠缠地搂抱在一起,片刻后双双倒在了宽大的龙床上,眼见着就要坦诚相对了。

    叶修再也无法维持镇静,内心一阵波涛汹涌,这里的他们居然是这种关系?!

    许是情绪波动实在太大,他逐渐感到了一股排斥的力道,叶修下意识松了口气,任由意识被弹了出去。


    ——贰——


    再睁眼时又换了新的地方,叶修却没心思欣赏周围科技感十足的摆设。

    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一直自认是个直男,猝不及防看到另一个自己的现场、弯的对象还是同胞的双生弟弟……

    而且一上来就直面限制级画面怎么想都太刺激了,哪怕是循序渐进给个缓冲期呢?这样想着的叶修在翻看新身体的记忆后感觉自己被世界的恶意糊了一脸。

    从屋内各种器件就能看出这里的科技比现世要先进许多,至于近期记忆里出现频率颇高的白塔、哨兵、向导……叶修搞清楚这些概念后被这神奇的机制震惊了。

    好嘛,这下他和叶秋变成强制绑定了,想分开都不行。

    叶家的双子同一时间提前觉醒,却不符合常理地一个成了哨兵一个成了向导,于是在当事人尚且懵懂的时候直接完成了初步结合。

    结合代表着什么?它代表着这对哨兵和向导从此以后将成为彼此最亲密的存在,是更高于友情爱情血缘的亲密,没有觉醒者能承担失去结合对象的痛苦,轻者身体受损,重者毙命都有可能。

    叶家父母得知消息时已是木已成舟,在白塔方做了些思想工作后只能接受现实,指望这俩儿子给他们抱孙子是没可能了。


    叶修到来的时间点正是两人来到白塔的第二天。

    他在古代世界停留的时间很短,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天,还没怎么摸清情况就被踢了出来。

    而这一次他已经待了整整五年却始终没感应到离开时机,叶修已经差不多完全融入了这个躯体,很多时候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和作为哨兵的“叶修”之间的差异。

    这些年来他和叶秋几乎时刻都待在一起,奇异的是,即使是离家出走十几年的叶修对此竟也没有别扭之感,仿佛他们本就该如此。

    想想也是有趣,一次是互换了身份,一次是永久的形影不离,这其实是实现叶秋梦想的圆梦机器吧?


    暖黄的客厅内,银狼将白狐按在毛发厚实的肚皮上,两只量子兽互相舔着毛,喉咙溢出愉悦的呼噜声。

    主人也腻歪地靠在一起,叶秋仰面躺在自家哥哥大腿上翻动屏幕,以一种全然放松而信任的姿态。

    叶修看着这一幕却有些沉默,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此时才突然意识到……现世的自己似乎忽略了某些显而易见的东西。

    接触时的眼神,话语里隐约的情意……为什么他从未往这方面考虑过?

    也许他在此之前并不是毫无察觉,只是叶秋不明说,他便也没多想,直到被这个相似又不同的世界种种经历所启发——真相触手可及。

    灵魂深处似乎有什么屏障碎裂开来,思维与动作的些微不协调感不复存在,此时此刻,他就是“叶修”,“叶修”就是他。于是叶修顺从心意,主动捅破了那心照不宣的窗户纸,低头吻了吻对方紧抿的薄唇。

    “啪嗒——”叶秋手里的东西滑脱砸在了地面。


    新奇的恋爱体验让人沉迷,遗憾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和平的世界。

    作为享受特权且能力特殊的觉醒者,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自然责无旁贷。因此在战事刚起没多久,两人就跟随大部队一起去了前线。

    转眼又是几年,受过伤、经历过牺牲,长期的并肩作战让他们的关系越发紧密,两人的配合也近乎炉火纯青。

    离开的契机似乎快到了。

    叶修抬手打出最后一颗子弹,顾不上看有没有击中目标,抱着大汗淋漓的叶秋冲进了旁边破损的建筑。

    敌人的数量数倍于情报预知,援军却还在路上无法立刻赶到,他们只能靠自己撑过这段时间。

    所幸这栋大楼楼层众多,追兵不可能立刻摸到两人踪迹。叮嘱力量接近枯竭的叶秋好好休息,叶修翻出能利用的材料布置下各类陷阱,做完这些后带着叶秋找了个房间安静等待。

    精神世界彼此交融,正如紧紧拥住彼此的恋人,在这战火纷飞的地域里筑起一方小小的安宁之地。

    ……

    “这里有伤员!”纷乱脚步声由远及近。

    熟悉的制服出现在模糊的视野内,放松下来后强撑的清醒再也维持不住,肉身陷入昏迷的同时,叶修也跟着失去了意识。


    ——叁——


    “前段时间出了点乱子,姻缘星君要找人帮忙修复错乱的命轨,然后我向她推荐了你。”叶修说。

    凭空多出任务的叶秋心好累:“你自己怎么不去!”

    “我最近很忙啊!”叶修诱惑他道,“凡间很好玩的,你不想去体验一把?”

    总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但确实有些心动……叶秋犹犹豫豫应下:“好吧。”

    

    数日后。

    叶秋慢腾腾迈进大殿,双眼无神,一副被刺激大发了的样子。

    “回来啦,”叶修悠闲地靠在软塌上,“玩得开心吗?”

    叶秋闻言幽幽地看过来,忍不住扑过去掐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形象,注意形象!多大个神了能不能稳重点!”

    这一趟委实让叶秋狠狠涨了番见识,他知道姻缘这东西很复杂,却没想到凡人能在这上面折腾出如此多的事端。更别说此番动乱之下轨迹突变,于是各种异常情况频出,让对感情的认识只局限在普通男女之间程度的叶秋来说简直超纲。

    嗯……简而言之,无情无欲多年的大龄神仙被强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更可怕的是,三观勉强重组之后叶秋总觉得自己也变得哪里不太对,脑海深处似乎盘桓着某些模糊的念头,他却始终隔着一层抓不住。

    为什么……?我到底……


    一只纸鹤歪歪扭扭从外面飞进殿内,里面传出命格星君大惊小怪的声音:“大事不好啦叶秋!我刚才闲来无事看了下你的命……盘……”

    “抱歉打扰了——你们继续,嗯,继续。”

    说完掉头就跑。

    飞快。

    叶秋满脸问号,得到身下无良兄长憋着笑的提醒:“姿势,姿势。”

    此时此刻,叶秋脸颊通红(气的),衣领散开(扑得太猛),双腿一左一右撑在两边(为了保持平衡)。

    画面可以说非常少儿不宜了。

    叶秋嗷的一嗓子跳下地面,手中打出气流去拦截刚才跑走的信使。片刻后,他对重新抓回面前的小纸鹤露出和善的微笑:“别急着走啊,刚才都是……”误会。

    “我什么都不知道!”小东西相当人性化地将翅膀挡在眼前,甚至刻意变出两团粉红色假装红晕,嘴里嚷嚷道。

    叶秋还在组织语言试图解释,却被叶修抢过话头道:“他命盘怎么了?”

    “没啥大事,没啥大事。”纸鹤嘿嘿笑道,“我懂我懂,不就是红鸾星动了嘛!我还以为你在凡间和谁看对眼吓了一跳,原来是……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说完迅速消散在了空气中。

    叶秋懵逼脸:啥?红鸾星动?等等……你肯定误会了什么吧?!

    然而内心深处某个念头不甘寂寞般闪了闪,隐约能听到邪恶的低语在呢喃——真的是误会吗?


    仙人近乎与天地同寿,因此这一次的旅程格外漫长,长到叶修几乎忘记现世种种,甚至要怀疑那个车水马龙的钢铁丛林只是臆想。

    然而万物终有消逝之时。

    当第一波震动摇晃了宫阙,叶修瞬间明了近来的不详预感来自何处——

    灾劫将至,天地倾塌。

    双生的神祇并肩立于宫殿台阶前,平静地面对眼前末日般的景象,在这生死未卜的关头,似有某种奇异的力量在识海内投射出散碎的未来影像。

    叶秋若有所感:“不管身处什么世界,我们总会在一起。”

    叶修语气肯定:“那是当然。”

    意识模糊前见到的最后一幕,是不断崩塌的仙境和两个紧密挨在一起下落的光点。


    ——现世——


    床上躺着的男人动了动手指,各种混乱的画面逐次闪过最终归于沉寂,之前的些许不真实感仿佛从未存在过——这里才是属于他的世界。

    守在一旁的叶秋见状激动地扑了过来:“你终于醒了!”

    叶修缓慢撑起身子:“我睡了几天?”

    “整整三天!你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着,要不是呼吸还在我差点以为……”叶秋眼圈泛红,强压着声音里的恐惧吼道,“你想吓死我吗?!”

    叶修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果断认错:“抱歉,让你担心了。”

    这么坦诚反倒让叶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片刻后才无力道:“算了,醒了就好……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只是意外,回头跟你解释。”叶修随口道,醒来后他一直在关注叶秋的神情变化,这时毫无预兆地炸出一个直球:

    “你是不是喜欢我?”


    叶秋乍一听这话有点懵,先是脸颊涨红,接着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他狼狈地别开视线,低声承认道:“是。”

    被发现了,他会讨厌吗?

    一定会被讨厌吧。

    恐慌感潮水般袭上心头,叶秋捏紧拳头,指甲不自觉掐进掌心。

    果然……叶修看着他煞白的脸颇有些无奈,他拉过叶秋双手,强硬地掰开虐待自己的手指拢在掌心。

    似是从这温暖中汲取到了某种力量,叶秋鼓起勇气想要看看双生哥哥是何反应,却先被拉进一个让人安心的怀抱,轻柔的感觉落在发顶一触即离,接着是对方难得温柔的声音:“傻弟弟。”

    叶秋伸手环住兄长的腰身,声音闷闷:“你才傻。”

    他安静地靠在叶修身上,一时间只觉人生圆满,却听某人煞风景道:“行了,撒娇够了吧?快起来你好重。”

    就不能让我多感动一会?叶秋愤恨磨牙,突然恶从胆边起,一口咬上近在咫尺的唇瓣。

    是真的咬。

    叶修嘶了一声,摸了摸被咬出鲜红牙印的地方:“唉,能不能给初吻留个好点的回忆?”

    这又不是吻,叶秋瞪他。

    “真的不要亲一下?货真价实的那种。”

    “……要。”


    金黄的阳光洒进卧室,光辉下面容相似的双生子拥抱住彼此,像是残缺的半圆拼上了缺失的另一半。

    自此,密不可分。


END.


感谢阅读!叶家双子529生快~

评论 ( 8 )
热度 ( 173 )

© 风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