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党,是个叶吹。我有一群最棒的情敌!

【叶all】所见非虚01

 @叶攻小队萌哒哒活动组 

给空空迟来的生贺+点文~ @我想飞在天空 

*架空武侠paro

*一句话剧透:换脸狂魔叶

 

壹·迷雾

 

    正值暖春时节,繁华的街道内处处都热闹至极,而这其中,又以主道上招牌颇显眼的一家茶楼为最。

    离的老远都能听到里面传出的喧闹喝彩声,站在路边犹豫不决的一对青年男女终是下定了主意,一前一后挑开门帘走了进去。

    “两位侠士是初次来蓝溪城吧?”打扮利落的店小二笑着迎上前,边带两人到空余的座位边热络地招呼道,“你们真是挑对地方了!不是我吹嘘,咱们家的说书先生可是全城公认最好的!诺,这会儿正要开场——”

    “…眼见大敌当前——只见那叶庄主大喝一声!倒提起百十斤重的长矛,单臂一挥便将敌人扫了个落花流水!…”

    说到精彩处,底下看客们齐声抚掌叫好,赏钱雨点般落在台上,稀里哗啦好不热闹。

    苏沐橙一向对此抱有极大热情,竖着耳朵听得认真,此时笑弯了眼睛,比口型道“说你呢”,八卦心犹不满足,又悄悄传音给对面淡定喝茶的人:“听过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版本,这个总算正常了些。当事人感想如何?”

    “没长出三头六臂呼风唤雨、没跟女侠暧昧不清到处留情,武器也算是对了,九分。”当事人面色不变点评,敲敲桌子提醒道,“别闹了,赶紧吃饭,我们是来做正事的。”

 

    门外又进来一位年轻侠客,见店内已没了空桌,目光四处一转便径直向这边走来。来人一身蓝衣,长发高高束在头顶,看面相年龄尚幼,说话间也透着股活泼劲儿。

    “你们好啊!”他笑嘻嘻走上前,“相逢即是有缘,介意我在这儿拼个桌吗?”

    得到允许后来人一屁股坐倒在叶修旁边,不等询问就自顾自说了起来:“我叫刘木,蓝溪城本地人!两位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吧?说来惭愧,我对外面向往许久了,可惜家里管得严,说是不到学成不准踏进江湖,直到最近才松了口。哎,你们一路上有没有遇过什么好玩的事啊?说来听听呗!虽然我没出过远门,但蓝溪城本地的事情我再清楚不过了!作为回报,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必这么客气。”苏沐橙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事,我想想……唔……半月前在烟雨城…”

    她面上说的投入,私下里又开始给叶修传音:“这不是那个追在你后面执着于揭穿叶庄主真身的小剑客吗?说的倒挺像那么回事,可惜……”

    叶修当然知道她在可惜什么,果然苏沐橙接着道:“这家伙在自家地界居然都不做伪装就这么出来晃,也是够心大的!”

    “可能是出任务都带着面具,自认普通人不知道他真容吧。”叶修也挺无奈。他和苏沐橙自是不算在这“普通人”之内,然而为了自己这边不暴露,眼下也只能装作没认出对方身份的样子配合下去。

    “还别说,其实装得真挺像,言语也没什么漏洞。”叶修以资深伪装人士的眼光客观道,“由此可见,出门易容是多么好一习惯。”

    “哼哼,这可都是我的功劳!”苏沐橙得意道,“我们要保持神秘感!”

 

    亏得两人这对话没有第三个人能听到——这“神秘感”让叶庄主声名更上一层楼,却也正是令众人咬牙切齿却全拿他没办法的原因所在。

 

    传闻,叶庄主武功盖世,天下无人能敌。

    传闻,叶庄主藏有海量秘籍,所有失传绝学尽在其中。

    传闻,叶庄主四处行侠仗义,恶人闻之大名便闻风丧胆。

    然而如此人物,江湖上竟完全没有画像流传。

    常有沽名钓誉之辈大肆吹嘘自己曾在某年某月与叶庄主相谈甚欢,有人说得头头是道似乎确有其事,有人却颠三倒四纯粹瞎扯,于是叶庄主的形象更是扑朔迷离。

    时间久了便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会不会这些传闻都是故意编造出的?本人其实只是个草包也说不定。

    支持者和反对者就此吵得不可开交,谁也说服不了谁,毕竟双方都拿不出可靠证据。不管能不能吵出结果,倒是彻底坐实了“叶庄主所过之处皆是一片腥风血雨”这一说法。

    事实上,这背后的原因再简单不过——叶庄主每次出门在外从来没用过重复的脸。

    以苏沐橙精湛的易容技巧,加上叶修本人高超的演技,迄今为止没有人能够在他不主动暴露的情况下发现破绽。

    更别说叶修此人确实精通无数武学,对各种兵器皆可信手拈来,风格又向来多变,想凭招式认人也是绝无可能。

    尽管所有想揪出叶庄主蛛丝马迹的人都铩羽而归,总还有人不信邪继续尝试。这些人中,又要数自称刘木、真名黄少天的某人最为执着。

 

    刘木此时刚好将话题拐到了这上面,他神情兴奋道:“你们肯定都知道一叶山庄吧?叶庄主实乃吾辈楷模!可惜至今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这次离家也抱着寻找知情人士的想法来着,不过我实力低微,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运气见到真人。”说到这又有些愁眉苦脸起来。

    知道,你旁边那个就是。苏沐橙笑而不语。运气是好,认不出来也没用啊。

    “原来是同道中人!”一直旁观的叶修像是终于有了兴趣般,以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凑到刘木耳边压低声音道,“不瞒你说,我们此行也是为此目的,而且不久前已经得到了一条线索!”

    “真的假的?!”刘木瞪大眼拍案而起,“你没骗我吧!”

    “小点声!”叶修瞪他,佯装生气道,“我是看你投缘才偷偷告诉你的,真假我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事关那位庄主啊……总之你爱信不信!”

    他这么一说刘木反倒更确定了几分,连忙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了!你就告诉我吧,我是真的想见叶庄主一面!”

    “好吧,据说叶庄主下个月有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叶修自怀中取出地图,在上面某处标记后递过去,大方道,“这份便送你了。”

    “那就多谢了!”刘木连忙收起,盛情相邀道,“今晚要不要来我家住?让我做东好好招待你们一番!”

    “我们已经有了落脚的地方。”叶修说,旋即有些为难道,“本想邀你同行,然而我二人接下来还有些事恐怕不能立刻前去,你看……?”

    “哦哦这样,没关系!不如我们分头行动?反正目的地终归是一样的!”刘木自然也有顾虑,忙不迭提议道。

   “如此也好,那么我等便暂且别过。”叶修同意道,“有事寄信联系,地图背面就是地址。”

    苏沐橙跟着站起身:“我们先告辞啦,你路上也要注意安全哦!”

 

    回到客栈后。

    围观了整个坑蒙拐骗过程,苏沐橙忍不住笑出声:“你也不怕露了马脚。”

    “之前有好几次差点被他逮到,最后还不都被我顺利蒙混过去了。”叶修耸耸肩,他本没打算将黄少天牵扯进来,拿出地图纯属临时起意,“免费帮手自己送上门,我们岂能辜负他这一番好意?”

    “见面不相识啊!”苏沐橙感叹,叶修都说是“差点”的话绝对是非常接近了,而且还是好几次……真想看看黄少天得知自己擦肩而过的真相会是什么表情。

    叶修对自己欺负小朋友的行为毫无愧疚感,为自己正名道:“我这次可没骗他。”

    “是是是,你当然会出现在那里——但是对方认不出来就不关你事了对吧?”苏沐橙调侃道,“你就不怕被他知道后追杀到天涯海角?”

    “反正庄主这个身份很快就要彻底废弃,等我回京他就更不可能找到我了。”叶修想了想又诚实道,“就算真被他找到……他又打不过我,有什么好怕的?”

    “现在我真的有些同情他了!”苏沐橙笑倒在桌面上,“说真的,一想到传说中的头牌杀手是这么个话痨就觉得不可思议。”

    “暗影楼的诸位真是不容易,”叶修很诚恳,“感谢能将此人约束住的喻楼主。”

    “哈哈,那作为感谢,你要不要对人家态度好点?”

    “之前那是为了符合外在形象嘛。”叶修保证道,“这次又不用以那个身份去见他,一定以春风般的温暖态度上门拜访!”

 

 

    古朴的房间内浮动着清浅草木香,一张宽大的檀木书桌立于正中,间或响起纸页翻动的沙沙声。

    门扉轻叩三声,得到许可后黑衣人推门而入,向书桌后那人行礼道:“禀报楼主,有人持令求见——是金色的。”

    房间主人闻言微讶,语气依旧平稳:“请他进来。”

    “遵命!”

 

    “你们先下去吧。”喻文州示意手下离开,转向面前陌生的年轻人语气迟疑,“你是……?”

    “这位就是喻楼主吧,久仰久仰!”约摸二十多岁的男子步伐轻快走上前,笑着递出怀中的金色令牌,“我奉家师之名前来,他说楼主看到这个后便能知道他的身份。”

    喻文州接过牌子仔细查看,摸清熟悉的刻痕后顿了顿,不由露出笑来:“确是如此。”

    即使在数量极少的暗影令里,他手中这枚也是尤为特殊的一个——这是他继承暗影楼后独属于他本人、即使是长老也无权调用的令牌。

    他当年曾将它赠与落崖后遇到的老前辈作为感谢,然而对方五年来从未出现,几乎让喻文州以为那人不知道这枚令牌的实际功用——直到今天这个年轻人找上门来。

 

    示意来人到左侧的茶室详谈,喻文州亲自取出珍藏的君山银针泡了一壶茶,动作如行云流水,看上去甚是赏心悦目。那年轻人倒也不急不躁,只端坐在座位上面带欣赏。

    从外表看不出什么有用信息,喻文州一时间也摸不清深浅,他面上不显,安安静静端上茶水后也端坐下来,语调柔和道:“那位前辈有何交代?”

    “家师听闻楼主持有一枚前任武林盟主的信物,楼主可否将其借予家师一段时间?若是楼主能应允,在下感激不尽!”年轻人也不多客套,直接道明了来意。

    “不过是已经没了用处的信物而已,当然可以。”喻文州很快想到了对方所指为何物,爽快道,“你也不用这么客气,前辈的原话大概没那么委婉。”

    “哈哈……”对方视线偏移,想必是被说中了实情有些尴尬。

    喻文州见状无奈笑了笑,记忆中那位古怪的老前辈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他清楚记得当时形容狼狈的自己强撑仪态道谢,却被对方三言两语说红了脸,之后半昏半醒间那粗暴动作照顾的痛感更是记忆犹新,更别说每次升起感动之情后迅速泼来的冷水……不过抛开不中听的话语不谈,那人对他这拖后腿的伤患虽然不怎么耐烦但还是尽心尽力地治好了他,之后两人行动间许多默契也让喻文州内心有种奇异的感觉,不然喻文州也不至于连随身的令牌都送了出去。

 

    “楼主就不怕我是冒充的吗?”那人好奇道。

    “我可不觉得能有人从前辈手里抢东西。”喻文州对此有绝对的信心,“你师父有说借用多长时间吗,急不急?”

    “好像是……下个月中旬?”年轻人语气迟疑,“大概不是很急。”

喻文州沉吟片刻,突然提议道:“我那几天刚好没什么事,不如我亲自带着那信物去找前辈吧。”

“诶?”那人讶异地瞪大了眼,“这样会不会太麻烦楼主了?其实交给我带过去就可以了……”

    “没关系,我许久没出过城,正打算出去放松放松。”喻文州坚持道,“而且当年一别后再也没见过前辈,说起来还有些想念。”

    “那……好吧……我就先代家师谢过楼主了。”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会,突然笑道:“你就不怕我只是骗你,实际并不会去赴约?”

    那人眨了眨眼,也跟着露出一个轻松的笑,毫不犹豫道:“我当然信任楼主的为人。”

 

    送走访客,喻文州走出房间唤来下属:“少天呢?”

    “黄少他……似乎又从哪里听说了关于一叶山庄的消息,回来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属下拦不住他。”

    “……”喻文州揉了揉眉心,“算了随他去吧,他这么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过段时间自然会回来的。”

    绝命崖……想到刚才那位来客告知的地点,喻文州思绪一时飘远,他说出来的两条理由固然是真,除此之外,未尝没有出于本能想亲自去现场一探的因素在。前任武林盟主退隐后,那信物理应失去了价值才对,然而那位前辈提出要借用,甚至不惜动用暗影金令……他隐隐有种此事关系重大的预感。

    这个特殊的地方……莫非跟当年前辈出现在那里有关?

    “算了。”片刻后他放松下来,低声笑道,“能故地重游一遍也不错。”

 

TBC.

 

黄&喻:信了你的邪:)
评论 ( 10 )
热度 ( 97 )

© 风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