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攻党,是个叶吹。我有一群最棒的情敌!

【圣诞联文/叶周】巴黎圣母院

 @叶all2017圣诞联文 

字数:7843字

吟游诗人(?)叶x流浪者(?)周,写完总觉得有股迷之中二感,一定是错觉

圣诞快乐呀~♪


    ※※※


    公园长椅上,一个修长的身影半垂着头坐在那里,宽大的帽檐自头顶滑落遮住了脸庞,胸前散布的几缕发丝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昭示着其主人正沉浸在香甜的睡梦中。

    广场旁搭着一处简单的营地,女人们正忙碌着照顾孩子准备早饭,身强力壮的男人则开始收拾帐篷搬开重物,场面混乱中透出奇特的井然有序。

    许是被周围的吵闹惊醒,那人动了动身子,抬起头略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有几个调皮的孩子凑得极近,见状纷纷好奇地眨巴着眼睛仰脸看他,其中一个稍大些的转头喊道:“妈妈,快过来!他醒了!”

    孩子的母亲放下手头的工作,带着几个同伴一起走了过来。她们刚出帐篷就注意到了这里,看对方始终没动静便没多做打扰,既然这会儿对方已经清醒过来,还是过来查看一下情况比较好。


    虽然在硬质木板上坐了一整晚,青年却没表现出丝毫不适,他优雅地摘下帽子,站起身大致整理好衣襟,这才向众人致意道:“你们好。”

    阳光下淡金色的长发闪耀着细碎光泽,微微弯起的浅色眼睛毫不吝惜的传达着友善——这个陌生人有着一副神所钟爱的俊美外貌。

    稳重些的妇人还记得回礼,年轻女孩们可不会管那么多,她们叽叽喳喳议论道:“天哪,他真好看!”“相比之下前不久刚选出的‘光之子’都只能算作平凡嘛!”“没错没错!啊,我又一次坠入爱河了!”

    头一次直面这种大胆而直白的夸赞,青年颇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愣了片刻,回以一个羞涩的微笑。显然他并不清楚自己的容貌有多大杀伤力,在笑容加成下更是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一时间面前几人几乎看直了眼。

    “……上帝啊!简直就像是天使!”

    棕发少女双手紧握在胸前叹道,旋即发现自己无意识间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她惊呼一声,在同伴的调笑中捂着通红的脸颊缩回朋友背后。


    天使?

    树荫下的黑发男人耳朵微动,他拿下覆在眼睛上的牛皮笔记本,微微伸了个懒腰,好奇地看了眼那边。

    引发这场骚动的人被团团围在中间,按理说从这个角度应该看不清对方模样,男人却像是已经确定了什么一般,语气微讶道:“……是他?”


    周泽楷感受到了这股探究的视线,然而他用余光看过去时却什么人也没看到。

    除了流浪者们还有谁会大清早在这里出没?不知为何视线的主人让他很有些在意,周泽楷略微思索了几秒对方那奇异的感觉从何而来,实在想不出头绪只得放弃了探询下去的念头。

    眼下还是应付面前这些人的热情更要紧,周泽楷内心纠结不已,是不是该说点什么转移话题?他快要招架不住了……

    大概听到了他的心声,解围的人很快出现了——周围渐渐安静下来,人群自发让开一条通道,面容沉稳的灰发中年自后方走出,友善地伸出手:“你好,我是这个流浪者联盟的负责人里德,你需要帮助吗?”


    ※※※


    熊熊燃烧的篝火跳跃着溅出几颗火星,众人席地围坐在一起分享食物和美酒,扇形的中心是一位弹奏着陌生曲调的吟游诗人。

    里德爽朗的拍拍周泽楷肩头:“你运气不错嘛,来的第一天就碰上叶修回来!”

    “唉,你是不知道这人有多难请!出场全凭喜好,不合眼缘的人给多少钱都请不到,也不怕得罪人。亏得我当初眼神好,先下手为强把他拉进了联盟,这才能偶尔请他过来露一手。”

    “是是是,老大你眼光最牛了!”有人敷衍的应和,转头对周泽楷小声笑道,“你可别被里德吓到,虽然确实是这样,叶修本人其实很好相处,等认识后你就知道了。”

    咦……叶修好像往这边看了一眼?他们说话声音明明很小……也许是错觉?周泽楷听着里德用暗藏得意的语气抱怨连连,分出心神去打量话题的中心人物。

    “他是我们这儿最受欢迎的吟游诗人,据说游历过很多地方,大家都喜欢听他说故事,”里德艳羡道,“你瞧,姑娘们眼睛都舍不得眨呢。”

    他眼睛一转,不怀好意的怂恿道:“我们这里也就你最有希望了!快去把她们的目光勾回来,我看好你!”

    周泽楷:“……”

    初次见面时那个稳重的样子都是错觉,这才一天不到某人本性就暴露了个彻底。听到对话的其他人也纷纷不忍直视的移开了目光,满脸写着“不,我们没有这样的老大”。

    不经意捕捉到叶修带着笑意的神情,周泽楷楞了下,好吧,这次绝不是他的错觉。他本想开口提醒里德,纠结了片刻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挪远一些,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夜空中月亮越爬越高,晚会逐渐进入了高潮,所有人都大声笑闹着,一些年轻人踩着欢快的节拍跳起了舞,热情的舞姿感染了身周更多的人,于是队伍越发壮大,身边几人包括里德在内也全都下了场。

    完全没接收到几个姑娘期盼的目光,周泽楷始终安静的坐在原地,旁边一个男声突然问道:“第一次体验这种场合吧,感觉怎么样?”

    周泽楷扭头看过去,叶修不知何时坐到了他身边,此时正悠闲地托腮看着前方,尽管对方并没在看他,周泽楷绝不会判断不出叶修搭话的对象正是自己。

    他迟疑片刻回答:“嗯……还不错。”

    等等,这感觉似乎……他想他找到早上那道视线的主人了。让周泽楷不解的是这人语气里隐约透出的熟稔——难道对方认识我?可他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能与这人对上号的存在。

    叶修似是知道他的困惑,主动解释道:“我听说过你。”

    明亮的火光照在他脸颊上明灭不定,让周泽楷看不清对方神情。直觉告诉周泽楷这其中没有那么简单,然而他此时对叶修一无所知,无法从中解答出更多信息。

    “没关系,这不重要。”叶修笑道,他自然地换了话题,“小周想听其它故事吗?”

    他说起北边大陆上一种叫做梦境树的奇异植物,又一次勇士屠龙的招募,还有天罗果、西域迷宫……周泽楷聚精会神的听着这些波澜壮阔的故事,关于叶修身份的念头转瞬抛之脑后。


    “你们聊得很开心啊!”里德满头大汗而归,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忘记说了,按照惯例我们会给新人安排一名引导者来帮助熟悉环境,你想要谁来带你?”

    他冲周泽楷挤眉弄眼道:“其实这家伙才是最厉害的向导,只可惜我们叶大诗人忙得很,从来不肯带人。曾经多少小姑娘满怀春心而来却全都被委婉拒绝,哎,作孽啊!”

    叶修却应道:“好啊,这次我来带。”

    “看吧我就说……什么?!”里德夸张地掏了掏耳朵,满脸难以置信:“我没听错吧?!叶修你什么时候转性……”

    他说着突然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尤其重点看周泽楷的脸,接着自觉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里德张张嘴,面对叶修微笑的注视浑身一激灵,打了个哈哈就没义气地溜了。

    周泽楷全然不知某人脑补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和叶修相处确实很轻松,他对这个人选并没有异议,相反还有些期待——叶修懂很多东西,跟着他的话,说不定能更快达成目标?


    ※※※


    叶修确实是名优秀的引导者。


    周泽楷咽下嘴里的食物,汁水饱满的丸子被咬开,醇厚的汤汁顺着食道滑下,他不自觉弯起眼睛,显然很满意这味道。

    长木桌上还坐着其他冒险者,叶修和他们队长勾肩搭背聊得正欢,老板娘扭着腰走过来,笑眯眯地端上一托盘自家酿造的酒。

    周泽楷端起杯子慢慢抿了一口,回想这些天他跟在叶修后面走遍大街小巷的经历。叶修知道哪家铁匠手艺最出色,知道该去那里购买成色最好的货物,知道哪里的食物酒水最正宗地道,明明也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座城市却似乎没有什么是叶修不清楚的。

    对了,还有叶修嘴里从不会重复的各种精彩故事,短短几天他见识到的事情就超过了过去几年的总和。周泽楷出神地想着些有的没的,没注意到叶修已经坐回了他身旁。

    “一直没有问,小周是因为什么来这里的?”

    周泽楷收回思绪,实话实说道:“在找一样东西。”

    叶修短促地唔了一声:“那你找到了吗?”

    周泽楷摇头,想了想又补充道:“快了。”

    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叶修手指轻敲桌面,不知在想些什么,两人之间的氛围瞬间沉寂下来。

    这沉默一直持续到他们离开热闹的酒馆回到营地。此时天色尚早,众人都还未没回来,只有婉转的鸟鸣声偶尔打破寂静。

    周泽楷看着那人难得严肃的侧脸——从之前那个奇怪的问题开始叶修就变成了这幅若有所思的样子,难道……周泽楷刚要抓住那一瞬间的灵光,就听叶修突然说:“我换了把新琴,打算试试音,你要当观众吗?”

    周泽楷不明所以的看他,被这突兀的转折弄得有点懵,潜意识却让他什么也没多问,只是应道:“好。”


    此时正逢落日,大片橘红色的余晖中,两人一起靠坐在大树下。

    调了调音准,黑发男人手指拨动琴弦,略有些沙哑的嗓音低声哼唱:


    “勇者插下胜利的旗帜

    回到村庄迎来热情欢呼

    同伴笑容背后阴影扩散

    麦酒甜香里有流言传开


    敬仰变成畏惧

    赞扬转为怀疑

    长官佯装惊恐

    ‘他被恶龙同化了!’

    村民挥动拳头

    ‘我们必须驱逐他!’


    新的勇者戴上了王冠

    众人唱起赞颂的圣歌

    手拉手跳起欢快的舞蹈

    他们祝福道:

    ——光明与你同在。”


    周泽楷想起自己无意中听到的只言片语、那些人对疑问的语焉不详——原来……这就是真相。


    ※※※


    自那天起,这两人的相处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初识的少许戒备和隔阂已消失殆尽。他们谁也没再提起往事,依旧形影不离地出入各处,严格履行着一对引导者和新人应有的关系。

    然而意外之所以称为意外,就在于其深深的不可预测性。


    “艾丝美拉达……艾丝美拉达!”

    裹着黑色斗篷的男人看着远去的背影神色恍惚,眼底透出疯狂的味道,“没错,找到了,我找到了!”

    “是命运指引我们相遇,”男人嘴角勾起,甜蜜地笑起来,“我一定要得到你!”


    完全不知道刚才路遇变态的两人此时正路过一片居民区,不远处飘来一股不详的血腥味,同时慢下脚步,他们对视一眼,循着味道找了过去。

    昏暗的小巷中,黑色的人影一动不动的蜷缩在冰冷的石砖地面上,暗稠的红色液体自身下不断晕开,呼吸微弱,显然已经陷入重度昏迷。

    “救吗?”叶修征询意见。

    周泽楷果断道:“救!”。

    “带着他直接回营地恐怕不太方便,”叶修说,“先去我住的地方给他治疗一下吧。”

    咦……这么说来叶修平时确实不和他们住在一起,那么有自己的住处也很正常吧。周泽楷扶起虚弱的青年默默跟上叶修脚步,算是默认了对方的建议。


    十分钟后,周泽楷看着眼前熟悉的建筑物,决定收回刚才那个“正常”的评价。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叶修所说的住处居然会是一所教堂!非神职人员也能住进教堂吗?而且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周泽楷盯着这里随处可见的十字架愣神。

    大概是对方脸上的表情实在太过明显,叶修一边推开了侧门一边笑着解释:“这里的主人是我朋友,他要出门远行,我就在这里借住一段时间。”

    周泽楷:“哦。”

    可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各种意义上的。


    ※※※


    “醒了?”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青年警惕地看向两人,双手悄然攥紧。

    叶修耸肩:“很显然不是吗?”

    青年顿了一下,转头环顾周围宗教意味浓厚的装饰,随后下意识放松下来,他用力闭了闭眼,嗓音嘶哑道:“为什么要救我?”

    也许是被这几个月来所有苦痛压垮了,也许是这里有种奇异的安全感,他一股脑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尽管对面两人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尽管他们也许对此并不感兴趣,他只是……急需一个倾诉的对象。

    ……“只是不小心撞破了秘密,他们发现了,于是我避开所有追捕的人回家后看到的就是一地尸体。之后我努力收集对方这些年的犯罪证据,变卖所有家产雇佣帮手,重金发布悬赏……我本以为和他们同归于尽已经是我最好的归宿,没想到居然活了下来,”

    他想到昏迷前的场景露出几分快意,接着苦笑道,“我杀了这么多人,死后肯定是要下地狱的吧。”

    “妹妹、父母、妻子……都不在了,”青年伛偻着身体,周身围绕着心存死志之人特有的死气沉沉,“是我连累了他们,现在大仇已报,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让我留恋的了。”

    周泽楷始终认真的听着青年的诉说,他沉默了很久,语气肃穆道:“你想要获得新生吗?”

    “……新生?”


    “转生仪式?”叶修了然道。

    “嗯。”周泽楷在纸上写写画画,列出必要的准备。

    叶修很大方:“缺什么材料可以跟我说,我这边收藏还是很丰富的。”

    “不,还是把那些东西都给你吧,”说着他又改了主意,“反正我也不会再用到它们了。”

    周泽楷笔尖顿了顿,有心想说些什么,却清楚知道叶修并不需要安慰。他没有推拒这份礼物,暗自决定等有空就去找些叶修需要的材料作为回报。


    几天后,所有原料都被炼制完毕,周泽楷仔细端详罐中银色液体的色泽,与印象中完全一样,嗯,应该是成功了。

    叶修凑头过来看了一眼:“做好了?那就开始吧。”

    白色的灵力在祭坛上绘制出圆形的法阵,刚熬好的灵液被缓慢倾倒其上,沿着成形的纹路均匀散开,一路闪烁着调皮的光点。

    青年看着眼前堪称玄幻的一幕睁大眼睛,他不知道所谓的“新生”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为了这个需要付出多大代价,不过……如今的自己还有什么怕失去的?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何身份,直觉告诉他这两人是值得信任的。况且这股灵力是如此的柔和温暖,他只是看着就有发自内心的亲近感。

    指尖幻化出一枚光羽,周泽楷轻点在青年额头:“凭证。”

    小巧的羽毛迅速没入体内,有暖流自额头冲刷而下,脑海中隐隐能感受到一些模糊的信息片段,青年心知这绝不是凡物。

    “为何对我这么好?”“我支付不起。”“我不值得您这样做!”想说的话太多反而一句也说不出口,经历过之前种种,对方这纯粹而毫无杂质的善意愈显珍贵,青年喉头有些哽住:“……谢谢。”


    ※※※


    “属下已查到他们所在地。”忠诚的骑士单膝跪地禀报道,“昨晚有人看到他们带着一个男人进了凡特姆教堂。”

    男人磨挲着戒指上硕大的宝石,这倒有些难办了,教堂这种圣地可不是能随便闯入的地方,但——他低笑起来——如此美妙的巧合不正预示着命运的安排吗?

    病态的红潮漫上男人的脸颊,他以圆滑的咏叹调对他假想中的听众说道:“舞台已经搭建好,来吧,让您忠诚的敲钟人为您献上一场完美的演出!”


    周泽楷似乎有了一位狂热的追求者。

    住进教堂后,他们每天都会在门口发现一捧安静躺在地面的花束,有时是娇艳的玫瑰,有时是怒放的蔷薇。虽然两人对花语不甚了解,附在花束里的便笺却总是很贴心的注明含义,再加上从不重样的热烈爱语,换成崇尚浪漫的小姑娘怕是早已沦陷。

    叶修拿起新的火红花束,玫瑰花们挤挤挨挨在闪耀的银纹纸中,饱满的花瓣上犹带着新鲜的露珠。他抽出卡片递给周泽楷:“看来这位执着的追求者快要按捺不住了,喏,这次终于有了‘署名’。”

    精致的卡纸上绘制有繁复的花纹,上面用华丽的斜体写着:

    致我美丽的艾丝美拉达

    ——您忠实的仆人


    当天他们果然见到了这位神秘人。

    对方衣着华丽,是时下贵族中最流行的款式,他眼神紧盯着周泽楷,声音愉悦:“终于见面了,我的艾丝美拉达!”

    “艾丝美拉达?”周泽楷茫然地重复了一遍,“那是谁?”

    叶修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是的,周泽楷根本不了解这些在普通人中很有名的小说,之前每张卡片上引用的原著片段确实巧妙,然而周泽楷从来没能接收到其中深意。

    那人不易察觉的僵硬了片刻,叶修只觉看了这么多天的热闹完全值了票价,终于大发善心为周泽楷迅速介绍了下某本爱情小说的梗概。

    而周泽楷……周泽楷听完更困惑了:“性别认知障碍?”

    艾丝美拉达是女性吧,这位贵族阁下是不是眼神有点问题?他记得叶修说过的故事里也有过这样类似的情况,不对,严格分类的话,也许算是种精神疾病?

    叶修在旁边笑得更大声了,接着看似认真的纠正道:“小周,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周泽楷乖乖点头表示受教:“哦。”

    拉斯特公爵险些维持不住优雅的姿态,他卡壳了几秒,坚强地继续下去:“不,美是不分性别的!见到您的第一眼我就确定了,您就是艾丝美拉达!”

    他似乎找回了预想的感觉,大量溢美之词洋洋洒洒脱口而出,配合夸张的肢体语言,几乎把平凡无奇的空地衬成了华丽的戏剧舞台。

    然而他的赞美对象很不给面子的再次走了神,正在心里认真对比眼下情况与叶修所说案例,试图辨别此人和真正性别认知障碍患者的区别。

    另一个观众倒是颇为兴致勃勃。看来这位侯爵大人对戏剧的造诣确实不错,叶修表示以自己半专业的眼光来看,唔,大概能打个七十分。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那人临走前志得意满地宣布,“我等着你心甘情愿来到我身边,艾丝美拉达。”


    ※※※


    寂静的觐见厅中,男人恭敬地向王座弯腰:“……经查明,那个青年与前不久伊沃家族的覆灭案有关。陛下,请您赐予我搜查许可!”

    国王十指交叉架在身前,沉默听着对方的请求,眼底划过暗芒。


    ※※※


    金色阳光自玻璃穹顶洒进室内,有细小的灰尘在光柱中调皮的飞舞,斑斓的彩绘窗上圣母像怀抱着婴儿神色悲悯。

    瘦弱青年双手叠放在胸前躺在石台上,柔和的光芒中他沉郁的表情似乎也平和下来。法阵经过数日的消耗逐渐暗淡,与之相对的是越发明亮的能量注入处,包裹着身体的透明光茧缓慢成形,身躯表面时不时有流光滑过。

    然而很快,这平静的氛围就被某些不请自来的客人们打破了——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士兵们粗鲁的撞击着紧闭的木质大门。

    制服笔挺的军官高傲地仰起头,举起手中文书喝道:“有人举报你们窝藏逃犯,国王已经下发了逮捕令,识相的话就赶快给我开门!”


    一个狼狈的人影闯进了两人居住的侧院,有过一面之缘的拉斯特公爵神情急切,语速极快的冲周泽楷喊道:“你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吧!他们马上就要闯进来了,快,跟我走!我能庇护你!”

    周泽楷头也没抬,继续专注地翻看手中的书籍。拉斯特顿时急了,他头一次正眼看向被他当透明人的叶修,恍然道:“是因为他吗?是了,肯定是他!”

    他语气诚恳地劝说:“不要被他的表面所蒙骗,他总有一天会为了其他东西抛弃你的!回到我的身边吧,我才是能够拯救你的卡西莫多!”

    周泽楷终于看了他一眼,语气笃定道:“你不是。”

    这个人类的灵魂早已被染黑,他看得很清楚。

    拉斯特恍若未闻,士兵们此时已然突破了第一道大门,正分成两队向这边和正殿靠近,他焦躁的在屋里转圈,甚至想要伸手去拉安稳坐着的青年,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试图说服对方。

    “抱歉,打断一下,”叶修唇角扬起,怜悯的神色一闪而逝:“我觉得你对小周有些误解。”

    说完他走到窗边看了眼天色,意味不明地吐出几个字:“——时间到了。”

    周泽楷闻言站起身,打开门毫不停留地走了出去:“我不是艾丝美拉达。”


    金发青年身后六对巨大的羽翼豁然展开,强烈的白光层层包裹在他身周让人看不清面容。这个美丽的生灵望向天空,伸出手臂——

    正殿中祭坛散发出强烈的波动,光茧如玻璃般碎裂成无数片,尖尖的拱顶上有巨大的银白色虚影浮现。无数道金色闪电狂乱的充斥在这片天地,却在砸向地面前被尽数挡在无形的墙面后。紧接着刺目的光芒炸开,瞬间爆发的强度几乎让人失明,待他们重新睁开眼时,面前只余一片空旷。

    教堂、祭坛、他们此行的目标……全都失去了踪影。

    不起眼的灰色雾气分成许多缕四散开来,所过之处众人表情纷纷空白了一瞬,他们茫然的互相对望,神情是如出一辙的困惑。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更远的地方,名单上隐没的姓名、画册里消失的画像、留作纪念的物品……

    不过须臾,两人留下的所有痕迹已经彻底消失在这座城市。


    “也许我们还会再见的。”

    微风吹来最后的留言,似乎有人在他耳边戏谑低笑。一缕轻烟仿佛不经意间绕过他飘进其他人体内,拉斯特兀自僵在原地,后背渗出细细密密的冷汗。


    “要换个城市继续游历吗?”男人声音轻快,“或者……去我家玩玩怎么样?”

    “好。”他的同伴回答道。

    烟雾散尽,小径上空无一人,像是他们从未存在过。


    ※※※


    拉斯特呼吸着满是硫磺味的空气,沉默地跟随队伍向前走,却在跨过岩浆时看到了似曾相似的身影。

    “艾丝……”尾音弱到几不可闻,拉斯特想起那段记忆苦笑着摇摇头,在旁边不耐烦的催促声中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调侃道:“又发呆了,这次是在看什么?”

    周泽楷收回视线,动作自然地与对方十指交握:“没什么。”

    叶修轻笑着在恋人指尖落下一个轻吻,继续列举最近的行程安排。

    “……听说第九层来了批有趣的东西,等会带你去………下个月是水城十年一度的………来信让你回去待两天……”

    ——世界很大,他们有无尽的时间一起去看。


    ※???※


    “你真的想好了吗,非得离开不可?”

    “是。”金发天使不顾友人劝阻,迈开坚定的步伐,“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回来了?看来你已经找到了答案。”

    “是的。”

    “……那就去吧,我的孩子,光明永远庇佑于你。”

    传送阵闪烁两下后悄然隐没,殿内回归寂静,只留下一声悠长的叹息。


END.


——一些碎(废)碎(话)念——

巴黎圣母院是我很多年前看的,内容忘得差不多只记得几个主要角色和结局,于是某天从书架上翻出来打算重温一遍→看完后发现我的观感和小时候比似乎出现了非常,大的,偏差_(:з」∠)_

比如副主教也没坏到一无是处?热烈剖白那段还有那么一丢丢感人……咳

比如敲钟人的结局我觉得没那么虐,某种意义上的求仁得仁嘛

而女主角……重温前我对她的印象就是一个善良但命途多舛的可怜人,并且深刻印证着在没有相应实力的情况下美貌注定悲剧这一事实

重温后……前期明明挺活泼可爱一姑娘,为何一头扎进了渣男的深渊【痛心疾首.jpg

看到她对没能带回弗比斯的卡西莫多发火

我:求男主心理阴影面积

接着又看到被母亲拼死掰断铁栅栏藏起来后,只因为她的弗比斯在外面,就立刻主动暴露自己的女主角:)

虽说就这么藏下去确实不现实但是——自己,跳出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保持微笑吧:)

real心疼自我囚禁几十年最后自杀的隐修女,全书最惨,没有之一。又一次体会到了看渣贱情节时森森的恨铁不成钢,心塞,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爱情观orz

说起来这套路其实蛮眼熟哦,小白花一路遇渣最后惨死只有忠犬默默守在身边,此处应有重生【bushi

评论 ( 7 )
热度 ( 78 )
  1. scp-009风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all2017圣诞联文
    ——世界很大,他们有无尽的时间一起去看。

© 风拂 | Powered by LOFTER